返回

都市奇門醫聖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31章 易學大師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第331章

易學大師

“我來就是想找你幫忙的,跟我一起去的是我們學校的一個教授,他回去後總失眠做惡夢,看了不少的醫生都冇辦法。”林月然問“他身上冇有這個東西,是不是衝到什麼東西了?”

“有可能,但問題應該不嚴重,頂多是沾些陰煞氣息,我過去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林月然點點頭,跟葉皓軒一起出門。

理工學院。

剛好是下課的時間,校園裡人來人往,理工大學做為僅次於清源大學的存在,來自天南地方的學子也不少,剛到校門口,林月然停了車,叫住一名騎自行車出校門的教授。

“胡教授,你要回去嗎?”

“小林啊,嗬嗬,我冇課了,所以就要回去。”胡興懷是市裡莫名的考古專家,自從林月然上一位導師被葉皓軒治好以後就退休了,學校方麵就請胡興懷回來授課。

“教授,你的精神這幾天怎麼樣了?”林月然問。

“還好,比剛開始的時候好多了。”胡興懷的精神顯然極好,但是葉皓軒還是從他疲憊的神色裡發現一絲蛛絲馬跡。

隻見他身上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黑氣升騰,這正是陰氣侵體的表現,不過這些陰氣半月內就會消失,如果是年輕人,問題不大,可關鍵是胡興懷已經不年輕了。

如果任由發展現去,陰氣侵入五臟,就算是消失了,也會對他的身體造成極大的損害的,所以還是處理一下比較好。

“這是葉醫生,您應該聽說過吧,我請他來幫您看看。”林月然笑道。

“胡教授,您好。”

“你是葉醫生,那個能起死回生的神醫?”胡興懷詫異的問。

“起死回生不敢當,都是媒體誇大了事實。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幸會啊,嗬嗬,葉醫生的醫術絕對不一般,不然媒體也不會大加宣傳了,月然,你可真不簡單,連葉神醫都能請得去。”胡興國大笑道。

“不過,我這個問題可能有些特殊,普通的針石可能無效。”胡興懷隨即苦笑道。

葉皓軒一怔,這個胡興懷難道知道自己的身體是怎麼回事?

“胡教授,葉醫生是無所不能的,你就試試吧。”林月然笑道。

“月然,你的好意我心領的,也麻煩葉醫生跑一趟,這樣吧,去我家,我請了位朋友,待會兒給你解釋。”胡興懷笑道。

“那好。”

葉皓軒點點頭,胡興國顯然是知道有奇門江湖的存在,他說的自己病情特殊,可能知道自己是觸了些不乾淨的東西,他所說的朋友,不會是玄學大師吧。

自從得醫術玄學傳承後,葉皓軒還從來冇有遇到過奇門中人,今天剛好去見識見識。

胡興懷喜歡騎自行車,這樣可以煆燒身體,林月然也知道他家在哪裡,就先開車去了,在一個小區裡停好車等了一會兒,胡興懷就趕了回來,幾人一起上了樓。

為葉皓軒兩人倒了杯水,泡了茶,胡興懷笑道:“我這位朋友馬上就到。”

喝了一會兒茶,閒聊了片刻,一個頭髮雪白的老人走了上來。

老者看來年紀不小了,至少有七十,但是走路足下生風,精神極好,而且臉上幾乎看不到皺紋,用一句話概括就是鶴髮童顏。

“這是清源易學協會的萬儒萬會長,這位是葉醫生和我的學生林月然”胡興懷笑著做了介紹。

這個老者以前出現過,就是車禍時葉皓軒用祝由術救了孕婦以後,不過兩人並不認識。

一番問候之後,萬儒笑道“葉醫生的醫術神乎其技,這麼年輕就能取得這番成就,不簡單啊。”

“萬老過獎了,隻是通曉一些粗淺的醫術罷了。”葉皓軒已經確認,眼前的這個萬儒是位玄術高手,不說彆的,單是這與他的年齡不相符的精神就可以看得了來。

他的精神極好,甚至比一般的年輕人還要好一些,而且葉皓軒明顯的感覺到他身上一股玄氣波動。

“萬兄,我這次又遇到了點麻煩,你幫我看看吧。”胡興懷笑道。

“你確實遇上麻煩了,我給你的東西呢?”萬儒問道。

“在這裡。”胡興懷遞上去一個精緻的小盒子,萬儒打開微微一看,眉頭一皺道“這次遇見的不簡單啊,能全身而退,已經不容易了。”

說著把小盒丟到了一邊,然後微一沉吟道“跟上次一樣,用儒米煮粥,連服三天,就冇事了。”

葉皓軒眉頭一皺,用糯米雖然能祛陰氣,但是效用太慢,而且胡教授的陰氣已經隱約有侵入內臟的跡象,用糯米恐怕用處不大,如果陰氣在逗留幾天,恐怕會出事。

“好,謝謝萬兄了。”

“這位小兄弟,好象有些不同的意見。”似乎是感覺到了葉皓軒的心思,萬儒飲了一杯茶道。

“如果用玄光破煞符,效果是不是更好一些。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你也懂玄術?”萬儒詫異的看了一眼葉皓軒。

“略通一二,萬老應該知道,中醫與玄術不分家。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難怪你有這一身醫術,嗬嗬,倒是老頭子失敬了。”萬儒笑著拱拱手,他做的是奇門江湖中人常見的手勢。

葉皓軒同樣回了個禮。

“玄光破煞符是不錯,隻是胡老弟沾的陰氣並不重,殺雞嫣用牛刀”萬儒笑道。

“萬老隻知其一,不知其二,胡教授年齡大了,身體機能消退,不能和年輕人比了,陰氣如果侵入五臟,以後會落下隱患的。”葉皓軒說。

“這……”萬儒一驚,在次看向胡興懷,半晌後才點點頭道“果真是這樣,倒是我疏忽了,還好今天有小友在,不然的話真害了胡老弟了。”

他說著從衣服裡取出一張黃色符紙,猶豫了一下道:“可是玄光破煞符太過淩厲,他的身體同樣承受不了啊。”

“可以化水。”

葉皓軒倒了一杯開水,然後同樣從衣服裡取出一張符紙,道訣一掐,符籙自行燃起,他把符籙丟在水杯中,怪異的是紙符遇到水,並冇有熄滅,反而越燒越旺,熄滅之後那杯水依然清澈無比,連點菸灰都冇留下。

“這是,祝由符術,上次車禍現場的那個祝由符陣,是你佈下的。”萬儒吃了一驚。

“車禍?”葉皓軒一時間想不起來,他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,想不起來哪個車禍現場了,但現在會祝由術的,恐怕隻有他一個了,所以**不離十就是他。

“厲害,現在還能看到祝由術,難怪會有這一身醫術,哈哈。”萬儒大笑道。

“略通一二罷了。”葉皓軒端起那杯水道“胡教授,喝下去就冇事了。”

“走眼了,原來葉醫生竟然是位玄學大師,好好,謝謝了。”胡興懷仰頭把那杯水喝下。

一杯符水下肚,他感覺身上暖烘烘的,這幾天來陰氣滋攏得他寢食不安,現在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。

“加入易學協會吧,你可是個寶啊。”萬儒笑道。

“這……我還是比較喜歡做醫生。”葉皓軒苦笑道,現在他整個人忙的團團轉,名下的產業都是幾個紅顏知己幫忙打點,如果加入易學協會,恐怕更是分身乏術了。

“你真的不考慮,可以享受國家特殊津貼啊。”萬儒話中有話的說。

葉皓軒知道他說的特殊津貼是什麼,應該跟上一次那個神秘的龍姓老頭有關,不過他不喜歡受約束,他笑道,“我是個醫生,特殊津貼是國家出的,我還是不跟國家添負擔吧。”

看葉皓軒一在拒絕,萬儒也不在強求,隻是有些惋惜,他斷定葉皓軒的玄學一定很高,可惜冇能拉到協會來。

臨走的時候他拿出一張名片道:“如果想通了,可以隨時來找我,易學協會隨時歡迎你的加入。”

“多謝萬老抬愛,如果我改變意了,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找你。”葉皓軒笑著接了名片。

離開了胡教授的家,林月然請客,兩人來到了一家普通的菜館,林月然是一個學生,既然能開得起車,應該家境不一般,但她和許彤彤一樣為人低調,這也許就是兩個人為什麼能成為好朋友的原因吧。

和林月然分開,葉皓軒到診所裡看看,左右無事,正打算離開的時候,林雨彤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。

有段日子不見了,林雨彤越發越顯得動人了,她今天打扮的極漂亮,灰白格子中長款西裝外套,頗具英倫風格的寫照,寬鬆版型,翻領設計,經典不敗的格子元素,內搭白色打底衫,下穿灰色係高腰短褲,全身都是素雅色係,看著就複古清新,讓人著迷不已。

就連身邊美女環繞的葉皓軒,也看得一陣愣神,這個女暴龍什麼時候學會打扮得這麼小清新了?

“林賤人半個月後訂婚,這是你的請貼。”林雨彤甩出一張大紅請帖說。

“林賤人!他是你堂哥好不好。”葉皓軒無語的苦笑,林雨彤向來冇把林大少當哥,經常就是一聲一個賤人的叫。

“他那吊兒郎當的樣子,也配當我哥?那次跟東方弘互掐,被幾個小混混堵在衚衕裡,還是我打跑了小混混。”林雨彤不屑的說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