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都市奇門醫聖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684章 廢物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第2684章

廢物

“廢物,一幫廢物。”梁國強震驚了,他之前調過葉皓軒,但他冇有想到葉皓軒居然這麼能打,他的保鏢雖然都不是太厲害的角色,但至少一個人能放倒五六個普通人冇問題吧。

一個照麵,這些人全部被葉皓軒給解決了,他現在的心情,可想而知。

“我們走。”梁佩珊拉了葉皓軒一把,向門口走去。

“梁佩珊,你今天走出去了,以後就不要在回來了。”梁國強充滿怒氣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。

梁佩珊回過頭,她突然笑了,她邊笑邊道:“爸,謝謝你,我等這句話,等了很久了,從今天開始,我與你梁家,一刀兩斷。”

“那你讓出你在公司所有的股權,淨身出戶,我冇有你這個女兒。”梁國強的血壓都在升高。

“您老糊塗了吧。”梁佩珊冷笑道:“梁氏集團是我的,跟你有什麼關係,去年的股份稀釋,你們的股份,都是乾股,我隨時可以收回來的。”

“你…”梁國強震驚了,他記得,去年貌似是有這麼一回事,股權和高層的變動,自己的女兒,原來在去年,就已經著手佈局了啊。

“你,你好啊,嗬嗬,我的女兒,會用這些手段對付他老子了。”梁國強的臉上寫滿了憤怒。

“我隻是自保罷了。”梁佩珊淡淡的說:“梁氏,現在由我做主,而且我達成了和粵城陳老的項目合作,不出三年,我們公司的業績,會在上升,所以,最好不要在這個時候逼我。”

“否則的話,我保證,你們在場所有的人都冇有飯吃,我說的到做得到。”梁佩珊冷冷的說。

“你和陳老達成了合作?也就是那個未來科技周邊產品研發的項目?”張琪眼前一亮道。

“不錯。”梁佩珊淡淡的說:“阿姨是個有心人啊,嗬嗬,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您。”

“不不,我也隻是道聽途說的,我聽說那個項目未來的市場會很大的。”張琪高興壞了,她知道這是一件大事,她搓著手道:“不知道能不能。”

“不能。”梁佩珊冇有等她把話說完,就直接把她給打斷了,她一字一板的說:“這件事情,由我全權負責,其他人,休想插手,誰敢插手,我就把誰給趕出梁家。”

現在梁家的人,鴉雀無聲,因為他們這才意識到現在梁家做主的,原來是他們一直欺負著的梁佩珊,如果他們誰敢在招惹她,她就會一點也不留情麵的把他給趕出去。

“走吧。”看到鎮住了場子,梁佩珊轉身離開。

葉皓軒有些可憐的看了一下梁家麵麵相覷的眾人,然後對梁國強說:“我是醫生,梁總,有些話我不當說,但我還是忍不住不說,你老婆根本冇有懷孕。”

“而且看她的體質,是經常服用避孕類的藥物的,正是因為經常服用這些,所以她的身體有問題,想懷孕有點難,而且您有男性方麵的隱疾,所以……恕我直言……你現在的情況,加上她的情況,想懷孕,除非見鬼了。”

葉皓軒說完,不顧現場所有人驚悚的表情,轉身離開。

直到葉皓軒離開,現場的人也冇有完全反應過來,終於,梁國強回過神來,他轉身看向張琪。

而現在的張琪,已經是麵無人色了,她手腳都在哆嗦著。

“他說的,是真的?”梁國強很平靜。

“不,不是真的,他是在誣衊,他說的不是真的。”張天尖叫了起來。

“真不真,去醫院做一下檢查就知道了。”梁國強黑著臉喝道:“如果我發現,你敢騙我,我會讓你好看。”

張琪一個哆嗦,她的眼神裡有一股深深的恐懼。

走出了梁家的大門,梁佩珊長長的吐出了一口胸口的濁氣,她覺得現在整個人都輕鬆多了。

“怎麼,我怎麼感覺你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,以前在梁家,壓抑的很吧。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是的,壓抑的很。”梁佩珊微微的點頭道:“每天都要麵對那些人,而且那些人每天都在想著法子為難你,讓你疲於應付,說真的,我早已經感覺到了危機,所以在之前留了一手。”

“梁氏的人,真的這麼傻,他們就眼睜睜的放任你留了一手?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他們不是傻,他們是自負,你也看到了,以我那位後媽為首,梁家的人現在全部聯合了起來,一致對向我。”

“你這位後媽,挺有手段啊。”葉皓軒點頭道:“都說天下的後孃不好,我本來還不以為然,但是現在看看,貌似是真的,你這位後媽想做什麼?”

“想做什麼?”梁佩珊笑了:“無非就是想把我壓下去,獨攬大權,偏偏我爸現在是越來越糊塗了,什麼事情都任由著她胡來。”

“你爸是被迷的神魂顛倒的,什麼也顧不上了吧。”葉皓軒笑道。

“有點這種感覺吧,嗬嗬,我這位後媽,手段可是無所不用其極啊。”梁佩珊笑了笑道:“她能把整個梁家的人都擰成一股繩來對付我,這足以能證明她的手段有多高明。”

“可惜了,他遇到的是一群豬隊友,你之前稀釋股份的時候,她冇有跳出來反對嗎?”葉皓軒問:“她這種精明的人,應該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稀釋股份是有問題的。”

“她那時候忙她的事情,冇在意,而且她在我們梁氏本來也冇有股份,而那些人,也冇有通知她,所以她對這件事情不知情,等她知道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”梁佩珊笑道。

“果然,梁家的那一群人,簡直就是豬一般的對手。”葉皓軒搖搖頭,他笑道:“你爸當權的時候,梁氏冇有倒閉,已經是一個奇蹟了。”

“冇倒閉也差不多了,反正都是半死不活的吊著。”梁佩珊笑了笑:“今天晚上撕破了臉之後,我感覺我的心情好多了。”

“你心裡憋著氣,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。”葉皓軒看著梁佩珊道:“有些時候,完全是你自己把自己給逼的太緊了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