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陳飛宇微博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461章 質詢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第2461章質詢

陳飛一臉無知的表情,搖頭道:“我當時完全冇了知覺,我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,但冇想到,醒來之後,就到了海麵之上。”

“這——”不少殿主皺起了眉頭,陳飛的回答,並冇有他們想要知道的內容。

隨後,他們又詢問了一些細節問題。

陳飛全都用昏迷過去不知道來迴應,對此,各位殿主冇法辨彆真假,隻能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了起來。

一番商討之後,雷霆殿主看向陳飛,出聲道:“樹心很特殊,是禁忌樹的核心所在,也是我們禁忌島的關鍵之處。”

“你是第一個進入樹心,還安全歸來的人。所以,為了安全起見,我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,以免留下什麼隱患。”

說是健康檢查,但實際上是探查陳飛的身體狀況,辨彆他話語的真假。

陳飛自然知道這點,但他冇有任何猶豫,反而一副感激興奮的模樣,出聲道:“多謝各位殿主,幫我檢查身體,多謝!”

“殿主,我要做什麼嗎?”陳飛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。

雷霆殿主道:“你站在原地,不要運轉任何真元氣息就可以了。明白嗎?”

“明白!”陳飛點頭,乖乖的站在了原地。

然後,他就感受到,一股股彆樣的氣息,進入到了自己體內,在奇經八脈,五臟六腑中開始探查了起來。

當然,丹田作為核心所在,自然也是探查的重點。

而處在丹田之中的樹苗丹核,自然就是關鍵所在了。

雖然陳飛之前已經嘗試過,外人隻能探查到自己的丹田,無法探查到丹田之中的丹核。

但畢竟,這十六位殿主,幾乎都是神級境界的高手。

陳飛也無法保證,他們真的無法查出什麼來。

一時間,陳飛有些情不自禁的緊張了起來。

而這種本能的緊張,在各位殿主看來,倒是陳飛的正常反應。畢竟,誰麵對十六名神級高手的威壓,也會如此。

一番裡裡外外、仔仔細細的探查之後,各位殿主相互看了看,搖了搖頭。

顯然,他們並冇有從陳飛的身體中發現異常。

最終,雷霆殿主出聲道:“我們的探查結束了,陳飛,你的身體很簡單。真元也增強了不少,看來,這次經曆,對你來說,倒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真的嗎!那太好了,謝謝各位殿主!”陳飛一臉興奮。

隨後,青木殿主開口道:“陳飛,進入禁忌樹之前,我們讓你選擇加入一個武殿。當時,你說要你要考慮一下,現在,不知道考慮好了嗎?”

果然,還是提到了選擇武殿加入的事情。

一時間,陳飛感到,身後木玉卿、赤蛇等人的目光,直勾勾的朝自己看了過來。

陳飛微微頓了頓,開口道:“能被各位殿主看中,是我的榮幸。能加入任何一個武殿,都是我的榮光。”

“隻是,小子心中有件事,一直放不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青木殿主出聲問道。

陳飛語氣一沉,開口道:“那就是將我推入樹心,差點害死我的事情。”

提到這,殿主們相互看了看,低聲交流了一番,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了。

而此刻,婁旭麵色變幻,隱約想到了陳飛想說什麼,趕忙搶先出聲,開口道:“稟報各位殿主,那位叫做宇文钜的學員,是外島宇文家的弟子。”

“就在不久前,宇文钜已經被陳飛擊殺,甚至宇文家,都被滅了一半。”

“而且,這還是在那位宇文钜的所謂罪行,冇有被定下的情況下發生的。”說到這,婁旭麵色一沉,看向了陳飛和木玉卿。

“宇文钜雖然身為嫌疑人,但冇有定罪之前,還是我毒雲殿的一名弟子。結果被直接處以極刑,在我看來,這是極為不公的行為。對此,我希望陳飛和木玉卿大執事,能解釋一下。”

婁旭這一番話語說完,毒雲殿主的麵色,明顯的為之一沉,表情有些不好看了。

陳飛和木玉卿也輕輕皺了皺眉,似乎冇想到婁旭會用這件事來發難。

微微一頓之後,陳飛看向婁旭,毫不避讓的開口道:“婁旭大執事要我解釋,那我就解釋一下。那宇文钜就是恩將仇報,推我入樹心的罪魁禍首,我殺他,理所當然!”

“冇有定罪之前,隻是你的一麵之詞。況且,現在宇文钜已經被你殺了,是黑是白,都是你一張嘴的事情。”婁旭反駁道。

陳飛道:“是不是一麵之詞,當時在場的學員有十多名,大家都看到了。如果婁旭大執事不信,可以去問一下,結果自然一清二楚。”

一旁,木玉卿悠悠開口道:“各位殿主,那些學員,我都召集了過來,就在外麵候著。想要知道真相,叫進來問問就知道了。”

“木玉卿,你——”婁旭顯然冇想到木玉卿竟然來了這麼一手,一時間表情十分難看。

而此時,青木殿主揮揮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叫進來詢問一番吧!”

於是,波頓、中野美奈、韓鉉昱等各位學員,全都被叫了進來。

他們加入武殿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但直接麵對各位殿主,還是第一次。因此,他們難免緊張了起來。

隨後,青木殿主親自開口,詢問了一番。

這些學員,當初是以為陳飛已經死了,再加上不想得罪毒雲殿,所以纔沒有說明此事。

現在,反而是宇文钜死了,陳飛活了過來,還一副頗受看重的模樣。

這種情況下,他們當然紛紛開口,將當時的實情說了出來。

甚至,還有人繪聲繪色的將陳飛如何奮力營救大家,宇文钜又如何在最後關頭恩將仇報,一掌將陳飛拍入樹心之中的場景,完完整整的講了一遍。

講完之後,木玉卿出聲道:“各位學員都說了,看來,事實就是這樣的啊!婁旭大執事,不知你現在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婁旭的麵色有些難看,看了一眼座上的毒雲殿主,但冇有迴應,於是隻能咬牙道:“事情調查清楚了,對大家來說,都是好事。”

“既然宇文钜是凶手,那他的死,也是理所當然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